阅读历史 |

第三十五章 赤脚真人(1 / 2)

加入书签

门敲了几下,无人应答。

但陆然听见里面有一些动静。

陆然可不是葫芦头,觉得大门有些松动,轻轻一推,陆然也就走了进去。

房间不大,但对比方才的前殿和厨房,这里明显奢华了许多。

一张雕花大床,床上是绣着金花的缎子,其他家具无不如此,除了不用红色,简直像对新婚夫妇的婚房。

一个袒胸露乳的老年男人,此时,在大床上睡得正香。

陆然看到半张合欢桌,坐到旁边的靠背椅上,看桌上有壶水,先给自己倒了一杯,一饮而尽之后将杯子往桌上重重一摔,再猛拍了一下桌子,大声叫喊道:“不得了啦!结教打过来了!”

你别说,这句话还真管用。

男人一骨碌从床上翻起,他手中原本就拿着一柄意义不明的芭蕉扇,此时在空中乱挥,顿时室内真气跟着乱飞,屋中顿时一片狼藉混乱。

“停停停,我有事找你。”陆然想劝阻男人停下,但是风大得他根本张不开口。

男人像是毫不知晓陆然的存在,芭蕉扇继续挥舞了几十下,这才停下手中扇风,同时睁开了一双小得不能再小的绿豆眼,四下环顾了两圈,才看到了陆然。

此时这房间已经没有什么完好的物件了,陆然也是拼命抱住了一根门柱才不至于被吹上房梁或是吹出门外。

“是何人骗俺?”男人对陆然说道,“你要为这一场风雨负责。”

“啊?”陆然有苦说不出,的确是他一声叫喊惊扰了这大汉,但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,于是问道:“风雨,风我看见了,雨呢?”

话音一落,雨就来了。

男人笑了笑,露出一嘴的烂牙。

这屋内居然真的下了一场雨,尤其是陆然的头顶,大雨倾盆覆顶,但唯独男人的头顶,不见一滴雨。

男人扇了几下扇子,笑道:“你看,都说了你要负责,好了,俺这一屋的上好家什,墙上还有几张名贵的仙人字画,柜子里还有些超凡品级的药丸,这下全完了。”

“喂,这根本是你故意损坏的好吧……”陆然伸手狠狠抹去脸上的雨水。

“俺帮你算了一算,这些东西,什么家具、摆设、字画、丹药、墙壁、地板、还有本大仙掉在地上的毛发以及本大仙一个美梦,总共收你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仙币,给你抹个零,就收你一口价,九万仙币……”

“喂,哪有你这样反向抹零的!”陆然开始摘取身上落下来的树叶子和不知道从哪吹来的烂纸头。

“谁叫你基本的礼貌都没有,别人在睡觉,你就老实在外面等就好了嘛。”男人眯起眼睛(与其说他眯起眼睛,不如说他收起了眼睛,总之陆然是看不到他眼睛藏去了哪里),声调突然放高,“还有,你方才是不是看了许多不该看的东西!”

陆然语塞,的确是看了,看是那种情况,他也不是故意的,于是他争辩道:“我并没有看到什么不该看的,只是吃了块肉,还有,我没有那么多仙币,我也不会给你哪怕一枚仙币!”

“什么,你还吃了块本观晚餐的肉?那好,还得再加上十五仙币。”男人脑筋转得飞快。

陆然可不管这些,掉头就走,但奇怪的是,自己身后那扇门不见了,不仅门不见了,窗也不见了,接着房间开始摇晃起来,然后里面开始像漏水的船舱那样开始注水。

水没到小腿肚之前陆然还想反抗,一到小腿肚他立即认了怂,“好嘛,好嘛,我们有话好好说。”

男人扇子一扇,一切才又恢复了原样,笑道:“说了这么半天,还不知道你是何人呢?”

“我陆然,是奉命来此地修行的。”陆然连忙介绍一下自己。

“喔,俺知道是你。”男人总算又小小地睁开了眼睛。

“知道你还问?”

“确认一下呀,这可是在上界,什么离奇古怪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上界。”男人微笑着回答,又问陆然,“那你知道俺是谁吗?”

“我只知道你是个一见面就讹诈别人的骗子。”陆然摇摇头,又点了点头。

“听好了小子。”男人摇摇扇子,顺便也摇了摇他的髽髻,“俺乃是本院除了四位仙师和住持之外的第三把交椅都管,也是你在此观能不能修成正果的关键人物,为此,俺建议你多付两万仙币的保护费给俺,此外,你要向俺保证,绝不不会对俺的松夫人动任何的歪念头。”

陆然这才看到他这孩童般滑稽的发型,听着他这无耻的发言,更加的不齿,想了想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,自己来之前在门口确认过门牌,这是住持的房间啊,可这人自称是什么都管,于是他反问道:“不对啊,这应该是住持的房间,住持哪去了?”

男人脸色微变,一下从床上跳了下来,“总之,这房间的一切都是因为你造成的,晚点俺会将欠条交予你签字。”

男人赤着脚,开始往门外走,陆然惊异地发现此人不穿鞋,光脚睡在主持的床上又光脚踩在室内不知哪来的满地稀泥之上,他走起路来,动作很夸张,双脚踏地很用力,会发出清脆的“啪叽啪叽”的声音。

“跟着俺走,俺先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,再带你去跟大伙儿吃晚餐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